聯絡我們    |   查詢熱線:2480 9888

發揚獅子山下精神 失敗經驗作資本    06-04-2016

迷你倉照顧港人儲物需要,但要自己搬出搬入始終不便,於是「迷你箱」公司應運而生,安坐家中,寄儲的物品隨傳隨到。新行業,新概念,要和屹立多年的迷你倉爭生意,有人請來重量級投資者豪斥千萬元殺出血路。於今年1月開業的「100 Storage百寶庫」創辦人梁嘉湧無猛人巨資支持,亦無風光的過去,相反十多年荊棘滿途:2001年接手負債纍纍家族電子廠,轉做其他產品,卻遇上大客過身;再接再厲投資NFC付款技術,可惜時不與他,被迫放棄。這些失敗經歷卻是他最大的資本,教他認清市場環境,掌握自身優勢,「人生不需要次次成功,過去的失敗幫到呢次就得啦」,盡顯香港人的獅子山下精神。


梁嘉湧的公司位於香港傳統的工業區葵涌打磚坪街,其父也在此有過一段風光歲月。「我們之前有自己的品牌Tronica,在行業都幾出名㗎」。儘管是多年前的事,梁嘉湧說來仍語帶自豪。現時工廈雖已改營迷你箱公司,但會議室裡的三個玻璃櫃,仍整齊放滿了以前電子廠的產品,由左至右,彷彿是一條時間軸,細訴了電子廠的三個階段。

1978年梁父的電子廠開業,規模有3層工廈單位,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風光一時,在第一和第二個飾櫃中,可見其自家品牌生產計算機、遊戲機和翻譯機。但時至1998年,面對內地企業競爭,公司生意不繼入不敷支,需要抵押物業向銀行借貸,偏偏禍不單行,此時遇上樓市大跌,銀行窮追不捨「call loan」,可謂雪上加霜。梁嘉湧指着最右邊的飾櫃說:「2001年我接手家業,便轉做代工生產研發醫療機,本來業績重上軌道,還清了大部分債務,誰知到了2007年,大客居然去世了,加上Apps開始面世,我就知道無得做啦。」


受挫未放棄電子業
經歷戲劇性的巨變,讀電子工程出身的梁嘉湧仍未有放棄最愛的電子業。「初創公司有兩種,一種是Innovation Driven Enterprise(IDE),期望在市場突圍而出,有爆炸性增長;另一種就是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(SME),好似做洗衫舖咁,雞仔啄米,慢慢搵。做電子廠出身的人,都會渴望繼續做前者。」夢想尋求突破的他,見當時香港八達通NFC付款技術「有得做」,於是到世界各地四出了解市場,自言更投資不少來網羅人才及研發產品。

市場認同才能成功
「當年堅持了30個月才放棄,最後領悟到一樣嘢,原來件產品幾有潛力都好,還要市場認同才可成功,當市場未接受,憑小公司的力量,始終成不了氣候。」事隔多年,他仍能清楚記得努力了多少個月。要放棄,感到可惜嗎?「結果確是和一開始想像的差好遠,但我覺得人生不需要次次成功,這次失敗還可以幫到今次迷你箱的生意!」梁嘉湧這番話,非單有阿Q精神,而是真的經一事,長一智。


經營NFC生意失敗是梁嘉湧人生的轉捩點,促使他由 IDE轉型做SME。「我反思到,我是否要面對香港的實際環境呢?科研依賴政府和環境的配合,例如台灣有股市和人才支持,韓國有政府大力吹谷,但香港就要靠自己。創意工業固然是很吸引,但開始時一定要投入大量資金,亦無法估算投資期多長。」於是他開始思考,到底有甚麼行業最切合公司的情況呢?

「2014年底香港出現了第一間迷你箱公司,我當時覺得這一行業有得做,因為香港地方細,而且可以解決迷你倉的麻煩。而且見到同行靠租倉租車,自己本身已經有自置的工廈物業和相熟的物流公司,應該優勢更大。」

冀同業攜手拓市場
另外,不少人做Startup,都希望是行業的the only one,獨佔市場。梁嘉湧則剛剛相反,坦言敢由電子業轉做迷你箱,是見到行業有人一起投資。「之前失敗的經驗令我知道,行業idea新,market education有排做,憑一人之力一定做不到,有同業一起做宣傳,令更多人認識迷你箱,反而是好事。」十多年做生意的經驗,多次的失敗,東山再起的梁嘉湧經過深思,把市場看得更透徹。